yuyelongmao

庸人爱自扰

高中那年我说我再也不会主动表白一个人。果然大一我没有主动。感情却无疾而终。到大四又冲动一把,却没有坚持下去的勇气和底气,以及自尊的不允许,以及心灵上的缺陷,以及各种阻碍和纠缠不清。

我一直知道自己缺乏主动,于是有段时间会特别想破坏这种自身的常态,我想突破,却变成了一种莽撞,幼稚。于我自身而言也许是一种想要改变的欲望,可能是好事,于他人而言就是一种伤害罢。

小时候特别想有人能主动问我一句,过得好不好?今天开不开心?或者,你想要什么?又或者,你真的不想要吗?但从来没人问,就算有人问,他们也根本不会想听我真实的回答。因为,比起他们自身,我似乎没什么好抱怨的。就算我回答不好,不开心,想要,他们也不会改变自己的生活和决定。

我认为在他们眼里我是不重要的。

但我自己心里把自己看得很重要,我觉得他们很自私,我也要自私一点。但又很矛盾,我心里同时也会轻视自己。

在外面我也许能抬着头,回家我总是低着头,或者闭门不出。我只做我自己觉得对的事情。当然有些时候我发现我做错了。但又有什么关系,我自己知道就好。我也不喜欢做解释,因为真话往往没人相信。不论多么真诚的解释,都仿佛在告诉别人我在掩饰。实际上我什么都没有,没什么可掩饰的,谁不是一眼就能看透我呢?没有基本的信任,无论做什么都会遭到怀疑。人是这么功利,从来不会无条件地相信他人。

我想我的逆反心理是隐藏得很深的吧,越是这样我越想去试试。我喜欢冒险,很多时候我知道自己把自己放在了很不利的位置。但我就是想要获得验证。我知道的套路也不少,但我就是不想用所谓的套路。我知道有些时候我该端着一些,要强硬一些,但是我就是不想这样。我不是不能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但我就是不愿意这样。

一个人很大一部分生活是在虚假的废墟上度过的,也不得不在虚假的废墟上度过。所谓的真实也并不比虚假更值得称颂。但我就不安分,废墟底下到底是什么?是不是什么都没有?我一定要自己翻开看看。万一呢?万一呢?世界没有万一,还有什么可以留恋。即使被自己耍得团团转也乐在其中。

人是这么浅薄又复杂的东西。许是今天听了那么多家庭教育的东西,想到了自己,才这么多唠叨,这么多语无伦次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