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yelongmao

庸人爱自扰

牛逼

狐狸狐狸鱼:

“这听起来不像同一首,你做了什么改动?”

“我做了一点点修改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只是在巴赫的基础上用李斯特的即兴风格来弹。”

“再弹一遍那首吧。”

......

“真不敢相信你又做了改动。”

“只改了一点点。这次是类似布索尼改写李斯特版本的弹法。”


(更多内容欢迎关注个人订阅号“狐狸狐狸鱼”,微博@狐狸狐狸鱼)



小说原文节选:


他必定注意到我的震惊,似乎为了补偿我,他开始问我关于吉他的问题。我警戒心太强,无法坦诚回答他。听到我慌乱的回答,他猜想或许还有什么我没表现出来的问题。

“甭解释了,再弹一遍就是了。”

“可是我觉得你讨厌这首曲子。”

“讨厌?你为什么那么想?”我们争论不休。

“你弹就是了,好吗?”

“同一首?”

“同一首。”

我起身走进客厅,打开大落地窗,好让他听见我在钢琴上弹同一首曲子。他跟我走到半途,然后倚着木窗框听了一阵儿。

“你改了。这不是同一首。你做了什么?”

“我只是用李斯特的即兴风格来弹。”

“再弹一次就是了,拜托!”

我喜欢他假装恼怒的样子,所以我又重新开始弹这首曲子。

过了一会儿。“我不敢相信你又改了。”

“恩,一点点。这是类似布索尼改写李斯特版本的弹法。”

“你就不能照巴赫写的来弹吗?”

“可是巴赫从来没写过吉他的版本啊。说不定他根本不是写给大键琴的。事实上,我们甚至不确定这曲子究竟是不是巴赫写的。”

“当我没求你。”

“好啦好啦,不必这么激动啊。”轮到我假装勉强同意。“这是我改编的巴赫,没有布索尼和李斯特的成分。是年轻时的巴赫献给兄弟的作品。”

打从第一次弹,我就很清楚这部作品的哪个乐句撩动了他。每当我演奏到那一段,都把它当作一份小礼物送给他,因为那的确是献给他的,那象征我美丽的部分、不必是个天才就能理解的部分,它激励我加入一段长长的华彩乐段,只为了他。

我们在调情,而他必定远比我早看出端倪。

——《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》安德烈·艾席蒙 


评论

热度(48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