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yelongmao

庸人爱自扰

实际上一开始我并不是那么感性的人。我从一开始接受教育,就依据一套严谨的逻辑,因此我的思维方式更偏理性。甚至读书读得有点傻,到现在还是有些呆呆的,有书呆子的轴的特点。看到树,眼里就只有树;人指东,就一个劲儿找东,呆呆傻傻,不知变通。

因此我不会思考,我思考,是用别人的脑子思考,并不是我自己的。直到别人的脑子实在思考不出我自己的生活问题了,我才学会开始用自己的脑子思考。我开始看文学类书、看哲学入门书、也看美学入门书等等。

后来对哲学也没兴趣了,逻辑性强而又容易让我陷入绝境。唯有文学、美学,渐渐能滋润我顽石般固化的心;渐渐给予我一种心灵上的救赎。

我慢慢也就没那么呆傻了。但感性让人变得不稳定,时而伤,时而怒,时而静,时而变得更傻。

倩子说,没想到这么理性的毛子,也会像小女生一样。

我也没想到,倩子对我的评价是理性。我自己已经忘记,最初我是什么样的人了。但想想也是,倩子对我的印象大体还停留在高中,大学各奔前程,每年也就交流那么几次,每次谈的话题也都比较严肃:关于职业,关于理想,关于学习,关于读书,关于作息……

也难免对我的评价是理性。

我现在给自己的评价是:感性,冲动,生活低能勉强存活,理性藏得比较深,估计要很大的大事才能找到它。

评论